新笔趣阁 > 网游小说 > 天衍仙途 > 第215章 雪原之行(二)

第215章 雪原之行(二)

第(1/2)页

姬志高越来越喜欢姚浅了,  这么知情识趣又上道的孩子谁不喜欢?他心满意足地离去后,姚浅又把余下的五成送到师傅的私库,余下又给白冰、裴长青各分了一成,自己一点都不留。

        白冰见她几乎把到手的宝贝都分了,  无奈地摇头,  “我们还差你这点孝顺?这种小东西你自己拿着吧。”看这丫头可怜巴巴的样子,  都不忍心要这点小东西。

        姚浅说:“我知道白叔用不上我这点东西,可这是我的心意,不能因为你们用不上我就不孝顺,不然我这辈子都可以不孝顺了,这样不是白眼狼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这些东西本就是自己白得来的,  能到手也是因为师傅偏爱,  不然姬家愿意给自己才有鬼,姚浅前世处世经验就是,蛋糕不能独占!

        她得了两条灵脉已经够多了,剩下的贝场、承露盘都留给自己了,就把这些年产出送走,已经占了大便宜了,有什么好舍不得的?

        师傅、师兄是不在乎这点小东西,  可这种东西也是一种表态,  一点小玩意能让大家开心,  相处和睦,  何乐而不为?

        姚浅这歪理让白冰怔了怔,  随即好笑道:“就你歪理多。”现在白冰也隐约了解老爷的心思,贴心讨喜的小东西谁不喜欢?更别说这小东西还好养,手缝里漏点东西都能让她兴高采烈好久,换他也乐意。

        姚浅见白冰脸上露了笑容,  心中微微松了一口气,不介意就好。就本心而言,她并不喜欢白骨战船,阴风惨惨、还不完全属于自己的东西,谁喜欢?

        可架不住白冰看重,他虽没表露出什么情绪,可大致能猜出,这战船师傅可能也就给了白冰和大师兄,比对下这两位为师傅做得过的事,而自己为师傅做过的事。

        姚浅止不住地心虚,将心比心,如果自己辛苦搞业务,结果发现待遇跟一个惯会逢迎拍马的小人差不多,她也会心里不平衡。

        前世职场勾心斗角,也顶多嘴上说几句,大不了就辞职,可这里是要命的!还不能辞职!起码在师傅飞升前都是终身制的,不把白叔和大师兄哄好了,姚浅都担心自己小命。

        话说这里天道接受私人许愿吗?她要不要给天道上炷香,祈祷下师傅早日飞升?姚浅决定,等到了雪原,就净身焚香,为师傅祈福!

        姚浅胡思乱想着,白冰却已经把姬家派来的人也都安排好了,也给她打点好了闭关的静室,将战船祭炼法诀给她,就赶着她去修炼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姚浅也听话地去了,她必须要在去雪原前完成驻地交接,不然跟过去的人,和原本就在雪原的宗门弟子都没地方住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但凡师傅给的功法都是金页,姚浅熟稔的神识探入,天衍碑就自动推衍起来,虽是祭炼法器的心法,却也十分繁复,有二十七层禁制。

        第一层禁制很简单,里面只有三道符箓,将其炼化即可,但是第二十七层禁制,却有八十一道符箓,每道符箓都繁复至极,感觉都是由无数个小符箓组成。

        这还仅仅是中枢控制的禁制,还没有算上战船内部白骨长桥、白骨舍利、白骨塔这些附属法器的禁制,这些同样也是一个大工程。

        姚浅看得眼睛都直了,师傅对自己也太有信心了,他确定以自己现在的修为,祭炼到飞升,能把中枢控制祭炼完吗?至于那些白骨长桥、白骨舍利、白骨塔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好吧!这些都不是事,反正修士寿元悠长,只要自己死不了,肯定有祭炼完的一天!可关键是——她又要欠债了!

        姚浅欲哭无泪,人生最忧伤的事是什么?就是好容易还清贷款,还没悠闲几天,又要欠债了!这次她要去借玄冥本源!冥河本源好取吗?感觉比太阴太阳更危险。

        她之前能还清本源是因为灭生苇,现在附近灭生苇都被自己灭了,要去哪里再找灭生苇?难道自己日后就一定要跟灭生苇不死不休?当个全职灭生苇猎人?

        姚浅摸了摸下巴,想想似乎也不是不能接受?毕竟自己下回进阶也不知道要耗费多少灵液,有木灵珠填补的话,应该会好很多吧?

        以后的事情暂时不考虑,先把战船祭炼了,姚浅也不急着先借玄冥本源,而是打开了直通冥河的通道,先借着冥河散发玄冥阴气修炼,先让自己气息跟冥河相融。

        冥河是冥界至宝,跟血河一样,冥界大部分生灵都诞生于此地,这里有着无穷尽的冥界阴魂,对鬼修来说,这里是修炼圣地,即便不是鬼修,都可以通过这些阴魂纯粹的灵魂之力滋养自身神魂。

        姚浅之前就靠着这种阴魂,让三魄在短短几年之内恢复,不过这一次她带着目的来,也不可能分心应

(本章未完,请翻页)

最新小说: 雾散云开却无情顾兮辞 直播:我的悠闲道观生活 被渣后和死对头一块掉马了 我这一生繁花似梦 武王伐纣之人皇再起 未婚妻被我退婚后开始无敌 木叶隐村重建中 攻略男配的正确方法 妖怪动物园经营日志 秦爷,你家祖宗又炸了于笙秦慕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