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笔趣阁 > 网游小说 > 妖怪动物园经营日志 > 第2章 第2章

第2章 第2章

第(1/2)页

动物园整体布局规划得还算可以,食堂、仓库等地都被设在了外围,孔碧将买回来的菜放好,一边开始为自己准备晚餐,一边琢磨着该怎么招人。

        游戏里的小妖怪们是不会变成人形的,智商就跟七到十三岁的小孩差不多,这种智商其实某些宠物中一些出类拔萃的也能办到,但孔碧不确定现实世界里是否也是如此,毕竟万一刚好碰到个勤奋修炼的小妖怪了呢?所以如果会变身的话,那招人的问题就该好好考虑考虑了,万一人家觉得不对劲报警了把自己给请去喝茶了呢?

        可不招人又是完全不可能的事,这么大的地方,不是一个两个人就能忙得过来了,兽医、保安、饲养员、厨师、售票员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孔碧算了算自己的压岁钱和出租房子攒下来的五百万,不确定这些到底够不够。

        实在不行,再朝家里要点吧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样想着,孔碧松了一口气,低头将苦瓜去瓤切好,转身正准备切猪肉,却发现放在碗里的猪肉正被一只又大又壮的黑猫叼在嘴里。

        黑猫有着一双金色的锐利猫眼,肌肉紧实强壮,背毛顺滑,夕阳下隐隐泛红,最吸引人的是它圆乎乎的脑袋和肉眼可见的双下巴,黑色的尾巴左右摆动着,眼睛紧紧盯着孔碧,只是似乎舍不得放弃嘴里的食物,哪怕孔碧发现它了也没有第一时间选择逃跑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是一只野猫。

        孔碧迅速做出了这个判断,因为对方肉眼可见的野性十足,不像是家养的,甚至都应该很少见到人,它透露出的眼神就像是在看一个完全陌生的物种。

        不知道是不是自己成精了,孔碧在看到黑猫时,心里自然而然就知道对方的大致情况。

        她轻声道:“小猪咪,把肉还我呗,我切好匀点给你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喵——!”

        孔碧刚一开口,黑猫就突的一下就炸毛了,猛地跳了起来,弓起身子看着她。

        作为一个有着吸猫体质的人,孔碧第一次见到有猫见到自己这个反应,不由有点怀疑人生。

        黑猫已经有了退意,倒退着往窗口的位置走,孔碧站在原地不动,免得又把对方吓到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汪呜——!”

        一声又娇又夹的猫叫响起,只见黑猫准备离开的窗口上突然窜上来了一只漂亮的三花,黑猫顿时大惊失色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喵喵喵——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汪呜?”

        三花敷衍的蹭了一下黑猫,然后立即就向猪肉扑了过去。

        孔碧没想到这竟然还是团伙作案,显然黑猫原本应该是打算自己把肉叼下去给三花吃的,可惜不知道是不是等得不耐烦了,三花竟然自己过来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孔碧第一次见到这么漂亮的三花,身体圆润紧致,五官清秀,圆圆的猫眼清澈明亮,柔顺如丝绸一般的毛发覆盖着它的身体,哪怕是在遍地美人的三花中,也应该是能艳压群芳的存在。

        不出意外,这两只猫应该是情侣?

        猫界审美与人不同,人类眼中的仙女猫多数都是白猫,猫眼里的仙女却是三花和玳瑁,而母猫择偶的标准也多是选择看上去有些油腻的大叔猫,毕竟在野外还能长成这样的猫显然捕猎能力出众,自然也就更受母猫青睐。

        所以在猫咪的眼中,它们毫无疑问是俊男美女的结合。

        黑猫焦急地叫了几声,见三花只埋头吃,只得一边盯着孔碧一边靠近三花,试图将吃货三花带走。

        三花抽空蹭了黑猫一下,便又埋头吃了起来,就像是打游戏入迷碰上了对象,敷衍地说了一句当然是更爱你了就埋头干饭。

        孔碧忍不住笑出声,谁知毫无警惕埋头干饭的三花竟然因此抬起了头,亮晶晶的猫眼看着孔碧,像是在打量着新鲜事物。

        她的声音怎么了?

        孔碧心生疑惑,难道成精之后她的声音在动物眼里听着是另一回事?

        三花向孔碧的方向挪了一小步,竖直的尾巴弯成了一个‘?’号,很困惑的看向孔碧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汪呜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不怕我?”孔碧没想到这只三花胆子这么大,眼中丝毫没有恐惧,不由伸出手笑了笑,“要不要过来?我记得我包里应该还有一袋猫粮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因为以前走在大街上时常遭到碰瓷的缘故,所以孔碧包里猫粮几乎是常备着。

        不知是不是听懂了,三花忍不住又往前走了一步,却不想之前一直不肯靠近的黑猫突然暴起,挡在三花面前朝着孔碧哈气。

        黑猫呲着牙寸步不让,然而三花却忍不住想要推开挡在面前的黑猫,见黑猫不肯,竟然直接跳起来扑向孔碧。

(本章未完,请翻页)

最新小说: 秦爷,你家祖宗又炸了于笙秦慕寒 南先生的作精小娘子邱灵汐南越承 龙王令陈平苏雨琪 仙台有树 (家教)纲吉君在虫族 是花忘了开之血族篇 那年青葱 紫微令 假少爷给古人直播的那些年 摊牌了我就是系统