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笔趣阁 > 玄幻小说 > 灵能审判 > 堕落者卷 第25章 我把钟先贝弄丢了

堕落者卷 第25章 我把钟先贝弄丢了

第(1/2)页

孤儿。这个词代表着所有失去父母的儿童,它也像胎记一直跟着唐南,从有记忆以来。
        唐南躺在宿舍地板上,躺在23个孤儿中间,加上他自己一共是24个。
        唐南怀念在福利院的日子,想起在这的经历。他在这里长大,在这里明白什么叫爱。他明白爱有很多种。他跟伙伴们都没有父爱和母爱。区别是,伙伴们是失去了父母,而他从未有过父母。他的诞生只为成为灵能碎片的载体。
        他轻轻呼了一口气,然后推翻了这些悲观的想法。他有父亲,在更大时间跨度的自我上。
        那大约是在40年前。10岁的肖雷流落街头,之后被高颔首找到并抚养长大。要不是高颔首,自己早就饿死了。他就像他的父亲一样。之后他为了报恩将自己的身躯奉献出来,容纳了灵能碎片的主体。
        大约200年前,襁褓中的古印被遗弃在灵能世界。管平瀑收养了他。从此他便在导师的护佑下,学习、成长,成为一名灵能法官。管平瀑即是他的导师又是他的父亲。他也因导师之死,一气之下盗取了终极审判,逃离灵界。他在灵能护卫队的追杀下,灵体被击为碎片。然后是肖雷。最后是现在的自己,唐南。
        唐南的脑子越来越乱,也越来越沉。唐南、肖雷、古印,同一个灵体,而又有三个自己,拥有各自的人生。对于“我”这个概念,唐南越来越模糊。灵体、灵能碎片、三段人生。全都那么真实,但又像是假的。
        唐南胡思乱想,越想越深、越想越远。他朦朦胧胧的,看到自己在法庭上宣布判词,看到自己在黑夜中躲避追杀,看到自己在福利院的教室里玩耍,看到自己在导师的书房里学习。
        “是的,我有父亲。”唐南梦呓着。不知不觉间他睡着了。
        他梦到自己坐在审判席上,把卷宗重新翻阅了一遍。抬头看时,法庭内座无虚席。他的好友,法警罗丹,就坐在他身侧。被告人在被告席上,低着头,一言不发,一动不动。
        他合上卷宗,询问被告人:“在正式审判之前,你还有一次选择的机会。如果你自愿被放逐,你将被剥夺记忆和灵能,被送到世俗世界生活。本次审判将宣告终止。不是一定要你怎样,但我建议你考虑一下,这样我们都能省很多事。”
        坐在被告席的男人低头不语,身体不住的颤抖。他应该颤抖,那可是十多起命案。如果他选择接受审判,不管是哪一种结果,都远比放逐要严重的多。
        古印再次询问:“你已经浪费了我们太多时间,如果你不能即刻做出选择,我将直接送你去接受终极审判。你知道那意味着什么。”
        男人仍然默不作声。旁听席上的人们开始躁动不安。
        古印闻到了一股危险的味道。坐在古印席侧的法警罗丹站起身,也感到了同样的威胁。他提起了十二分警惕,缓缓移动到古印的身前,将古印和被告人隔开。
        古印也开始担心。眼前的这个男人是一名猎取灵能的匪徒。他杀了十三个灵能者,夺取了他们的灵能。抓捕他时,牺牲了四名灵能警察。猎取十三个灵能者的能力,这让他同时拥有强化、操控、时空、精神四类法术的天赋。
        男人忽然站起身,古印被吓的汗毛直竖,下意识的往后躲。整个法庭都跟着开始颤抖。
        “别动!”法警罗丹喝道,“我警告你最好不要痴心妄想,否则只有死路一条。”
        男人站在被告席上,身体颤抖不已。他抬起头,面部扭曲,口眼歪斜。他张开嘴,咿咿呀呀的说出一段话:“我……我……控制不了自己。救……救我……”
        罗丹操起灵能法术,将男人附近的桌椅、栏杆拆散,再将它们重新组合,建构出一个牢笼困住男人。口中大

(本章未完,请翻页)

最新小说: 崽崽们的亲妈是锦鲤 我在天庭开肉铺 终极奇才 九州风云录 绝品狂后 逆世混沌决 我想长命百岁快穿 左家大娘子的丫鬟命 网王之菩提结 破烂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