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笔趣阁 > 网游小说 > 开封府美食探案录 > 第115章 周独眼

第115章 周独眼

第(1/2)页

寒冬腊月,被冻透的地面坚如磐石,别说想挖出一个足以容纳一名成年男子的大坑,便是个拳头大的小窝,也难如登天。

        但有一个例外:

        正如阿德观察到的,刘善为了降低本钱,并没有建造专门的伙房,而是在外面空地上弄了个大棚子,里面常年坐着几口大锅。

        客人们的饭食、日常喝用的热水,都从那几口大锅里来,篝火几乎昼夜不息。

        在那样持续火力的烘烤下,似乎严冬也不足为惧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谢钰立刻带人去挖,然而翻遍了大锅及其附近几十步见方的地下,除了一堆疑似烂肉的东西外,什么都没找到。

        没有骨头。

        而据伙计们说,几年前那大锅就在那里了,并没动过位置。

        而他们平时杀猪宰羊剩下的不能吃的零碎,有时懒得往远处丢,就随手埋在地下,也没什么奇怪。

        有衙役大胆猜测,“头儿,该不会是那刘善丧心病狂,将人分食后煮了再丢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谢钰摇头,“不太可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大锅就这么大咧咧摆着,经常有客人等不及,自己过来端菜,若里面真煮了尸体,谁看不见?

        可怎么会没有呢?

        谢钰深深皱起眉头,有些不甘心。

        在隆冬时节,能埋尸的地方就这么点儿,怎么会没有呢?

        难不成刘善没有埋尸,而是……抛尸?

        谢钰站起身来,举目四望,但见目光所及之处皆是无边无际的树林和荒野,秋风呼啸着刮过,呜呜咽咽。

        城外偶有野兽出没,荒野中鲜有人至。

        若刘善不怕麻烦抛尸,确实也是好所在。

        但刘善有牲口有车,脚程快些,一夜之内就能往返上百里,算下来方圆数百里都有可能,到底在哪里?

        高发到底在哪里?

        从刘善和他老婆,再到下头十来个伙计,都一串儿提了回来,把开封府大小数个刑讯室塞得满满当当。

        有好几个一看见墙上挂着的刑具,当场就吓哭了,连哪天上菜给客人吐口水,什么时候勾搭了别人的老婆都交待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剩下的要么一问三不知,要么还挺滚刀肉,还有空嘻嘻哈哈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给衙役拍了几巴掌之后,也就老实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唯独那刘善,翻来覆去就是那几句话,再问别的,索性装傻。

        宋推官有些烦躁。

        其实刘善的许多话一听就知道不尽不实,但现在手头没有证据,他们也不好做什么。

        他老婆更不中用,刚进衙门就吓昏了,醒来之后只是抽抽噎噎的哭,哭得人头大。

        都不知道一个干瘦的女人身上哪儿挤出那么多水!

        马冰还特意过来给她把了脉,很遗憾地发现确实是吓的,倒不好继续逼迫。

        如此熬了两日,倒不好说一无所获,只是得到的全都是些无关紧要的小事。

        比方说马夫熬不住,主动揭发自家掌柜曾数次毒死出城客人的牲口,再低价买入,高价售出自家的。

        离开开封的客人大多急着赶路,不便折返,四周也没个采买之处,一般都应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而这一出一进,刘善就能赚不少,死牲口也留下剥皮炖肉。

        宋推官终于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    可算有个正经理由继续羁押刘善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如今这些人已经进了衙门两日,再找不出切实的证据,按照律法就该放人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和谢钰一合计,将嫌疑最小的那几个伙计放了,只是暂时不许他们随意离开开封境地。

        至于其他的,都多少有些小偷小摸小毛病在身上,可以作为继续关押的理由。

        又过了一天,终于又有一个伙计松了口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小人有话要说,只是求大人千万别告诉掌柜的和老板娘,说是小人说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说这话的时候,他心里已经在打鼓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为什么差爷们这么认真?该不会,该不会掌柜的杀人了吧?!

        可若不说出点儿什么来,好像也走不了啊……

        一听这话,宋推官就来了精神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明显是有重要线索啊!

        “好,你只管说,本官保准他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刘善和那些伙计都是分开关押的,现在他也不知道放了谁,没放谁,还真不大可猜到。

        那伙计说:“当日高发来客栈,瞧着脸色不好,当时小人并未在意,可是后来他吐在房里,便是小人进去打扫的。因他来过几回,小人也有些印象,那次又帮着翻找衣服替换,是以很认得他的行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似乎说得口干,他吞了口唾沫,继续道:“后来小人不见了高发身影,也没往心里去,以为是赶早走了。只是当时难免有些奇怪,那高发瞧着病恹恹的,竟不看大夫不抓药,就这么走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宋推官问:“也就是说,其实谁也没真见高发离开,是不是?”

        伙计点头,“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他的房间内可曾遗留什么物件?或是又不寻常的痕迹?”宋推官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伙计仔细想了一回,“确实没有,干干净净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当时就是他去收拾的房间,确实没有什么。

        其实大家都挺爱干客人退房后收拾房间的活儿的,因为经常有粗心大意的人落下什么东西,伙计就会偷偷昧下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太贵重的东西的话,他们也不敢拿,就会交给刘善。

        刘善说是会报官,可到底报没报,谁也不晓得。

        干干净净?

        本是很简单的描述,一旁的谢钰却觉出几分不寻常来。



(本章未完,请翻页)

最新小说: 第一豪婿林阳许苏晴 史上最强太监 诡异聊斋:我以武道斩妖魔 别管我闲事 凤舞君临渊 我的凶猛人格[无限] 盛长歌景廷 重生都市仙王苏云 大唐:摸鱼皇子,被李二偷听心声 从流量到影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