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笔趣阁 > 网游小说 > 只有我一只大橘不会修仙 > 第64章 六十四第章 水脉

第64章 六十四第章 水脉

第(2/2)页

睁大眼睛让泪水蒸发掉,然后一拍脑袋,嘲笑自己入戏太深。

        而比他入戏更深的骆驼兄妹,这会儿已经抱一起哭抽抽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太狠心了臭猫!”魏爱拿蹄子敲程梓脑壳,抽抽噎噎地指责他,“俩人相爱多不容易啊,你就这么心狠手辣地将人家拆开不说,还让他们先阴阳两隔再殉情!你这只猫没有心!没有心!”

        程梓被它这小姑娘一样的反应整懵了,下意识双爪抱头地解释道:“过程虽然虐了点,结局是好的啊——共死化蝶何尝不是一种圆满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对圆满的理解多少有点大病!就像你对甜甜的爱情的定义一样!”魏爱翻了个白眼,一抹鼻子,情绪平静下来。

        白竺那边又缓了一会儿,也没去指控程梓,只是擦干眼泪后摸出纸笔,在上面唰唰写着什么。

        程梓见状,好奇地凑过脑袋看了看,也不知道它那分叉都困难的蹄子是怎么握着笔写的字,最关键的是写得又快又稳又漂亮,让程梓不由自主地想起自己前前世那一□□爬字体,抹着汗又缩回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妹妹,写什么?”魏爱把蹄子搭在程梓身上,与他勾肩搭背哥俩好,“你打算将这个故事记下来,再发出去赚眼泪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,我在记故事的构思、框架,和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白竺说到这儿,忍不住白程梓一眼,语气里透出点怨念:“和这位猫先生方才说的那句话——共死也是一种圆满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程梓眼睛一亮,伸出猫爪爪按住它的蹄子:“喵喵喵?”

        你也和我有同样的想法对吧?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白竺的嘴角弯起了一抹弧度。

        魏爱在旁边笑出声来:“你看她笑得多开心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程梓默默收回爪子,藏到肚皮底下,把耳朵也耷拉下来贴着头皮。

        乖巧猫团jpg

        “虽然有些悲伤,但故事确实是好故事,值得传颂,也值得模仿。”白竺继续书写,落笔的力度更重几分,仿佛手下的不是纸,而是程梓的圆饼脸,“我会写一个结局相似的爱情故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程梓抬起后腿挠挠耳朵:“喵?”

        你不担心被读者拿石子砸窗户?

        魏爱嗤笑一声:“你都不怕被我们当场打死,区区砸窗户怕什么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喵……喵呜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程梓别开眼,心虚地眼神乱飘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诶我跟你说,等一会儿我要把这故事给其他人讲讲,也为我表妹的新话本打个铺垫——更重要的是,不能只有我俩哭得要死不活,这滋味大家得一起尝!”

        魏爱摩拳擦掌,脸上满是迫不及待,恨不得马上就提着《梁祝》这把屠龙刀出门去让小伙伴们都感受一下何为人心险恶。

        程梓斜眼看他:“喵?”

        阎王爷身上纹的是你吧?

        魏爱咂咂嘴,露出看穿一切的表情:“你不想看大家伙抱头痛哭,哭成一团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喵!”

        想!

        程梓应得斩钉截铁,毫不犹豫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那不就得了。”魏爱欠兮兮地笑着拍他一下,“死鬼!假正经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程梓面无表情,一爪子糊到它脸上,再现表情包名场面——

        给老子爬jpg

        骆驼表妹忙着构思新话本,魏爱赶着去秀屠龙刀,程梓惦记着看灵泉水脉,三只动物又聊了一会儿便分开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从家里出来,不等程梓助跑起跳,魏爱主动低下头让他坐到自己耳朵中间,迈着悠闲的小步子走向……自家茅厕。

        多新鲜呐,骆驼还用茅厕。

        哎我去这味儿!想想都头皮一紧!

        程梓一边在心里吐槽,一边并起爪爪捂住口鼻,不抱希望地说:“喵呜喵哇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告诉我,水脉的入口没有被您老设置在茅厕中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聪明嘿!一下就看出了我费老鼻子劲才想到的隐藏方法!”白骆驼攒起耳朵在他身上刮了刮,“放心,只是一个入口而已,离底下的水脉还有十万八千里远呢!”

        程梓捂得更用力了,叫声都变得软糯糯的:“喵呜喵呜?”

        不管怎么说那也是茅厕,其他人没意见吗?

        魏爱回答得很爽快:“哦,它们不知道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喵呜哇呜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你能长这么大没被打死,真是命大。

        不管程梓有多嫌弃,总之他们还是从茅厕中间的洞口跳进地底,在长达一刻钟的匀速降落后,双脚着地。

        地底很黑,没有照明物,却非常奇妙地不影响视物。

        程梓睁大眼睛,透过那一层如云似水的黑暗精确捕捉到沉在其中的沙石土木,并顺着一条鹅卵石铺成的小径,看到道路尽头的一线光明。

        白骆驼难得收了声,小碎步跑向光源,也让程梓顺利看清那是什么。

        那是一条细窄狭长的水流,底下沉着青色石子,放着微光。光芒汇入涟漪,在些许的汹涌里明灭,细碎的光芒无法照亮此地,却仿佛极细极长的针,直扎进看见的人的眼底心里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喵?”

        这就是灵泉水脉?

        程梓从魏爱脑袋上跳下,凑过去看了一眼,在水光里看见自己圆乎乎的脸和一对转来转去的耳朵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是水脉。”魏爱拍拍他,指着前方说:“那里才是灵泉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程梓顺着它的蹄子看到了一汪泉眼,碧莹莹的,让他当场就想高歌一曲《绿光》。

        魏爱笑眯眯地示意他走近了看,他也没拒绝,小爪子踩过细沙,轻盈灵巧地跑到泉眼前,再度把脑袋伸出去。

        下一秒,一束水流在程梓的视野里快速放大,他始料未及,被喷了满头满脸,眼睛都睁不开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哈哈哈哈哈哈哈——你个大聪明猫也中招了吧!这可是进灵泉水脉的人的必经之路!”

        白骆驼欠揍的笑声同时响彻地底。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程梓沉默地抹了把脸,舔舔爪子,然后张开肉垫。

        弯曲锋利的爪子迅速弹出,在黑暗中寒光一闪。

        白骆驼掉头就跑,不跑就得头掉。

最新小说: 陈小将军退婚记 大猫饲养指南 星际神偷她来了! 臣服 凡人:满级悟性,镇压韩天尊! 我是伪君子 穿成后娘不洗白,七个崽她不伺候 被心魔附身后 魔神和妖怪们演戏斗法 穿书:心机霸总狂蹭我幸运值