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笔趣阁 > 网游小说 > 大猫饲养指南 > 第8章 八只大猫猫

第8章 八只大猫猫

第(1/2)页

白肃出去之后,江礼几乎没有动过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在想,或许是应该好好正视白肃对他的心意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不能在明知白肃爱慕他的情况下,还总是不将两人的距离当回事。

        牵手、拥抱、甚至同睡一张床,这些事放在以前,其实真是再正常不过的事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因为在决定将白肃带回响竹峰那一刻起,他就已经进入了“师父”这个角色状态中。

        在他眼里,牵自己徒弟的手,抱抱自己的徒弟,就是表达喜欢的方式。可他没有考虑过,白肃是否也跟他想法一致。

        毕竟无论哪种喜欢,其表达方式都大同小异。

        如今回想起来,白肃看他的目光总是灼灼炽热,那种眼神,怎么可能是单纯的徒弟看师父的眼神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是真的蠢,各方面都是如此。

        江礼烦闷地拍了拍自己的脸颊,深吸一口气又吐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是该找个时间好好谈谈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自顾自咕哝着,揉揉脸颊调整了一下自己的表情,便起身下床。

        待他打理好仪容走出去,就正好见到玉子京与白肃在院前相对而立。两人的表情各自不爽,空气中充满了剑拔弩张的味道。

        江礼直觉这样这般场景不能叫旁人瞧见,于是走过去道:“你俩干嘛?”

        听见他的声音,两人几乎是同一时间看过来的。

        江礼不由挑挑眉,将一双手臂抄在胸前,“谁跟我说说,一大早的这是怎么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没什么。”白肃垂下眸子,说道:“我有事要出去一趟,你们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话音方落,他便似遇见瘟神一般迈着步子飞快逃离。

        等他走远了,玉子京才悠悠调侃道:“你不去追一下?他可不是因为外面有事才走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知道。”江礼没好气地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既然知道,还不赶紧去追?他性子虽好,但总归是会伤心难过的,你真不打算去哄哄他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听他这话,江礼的表情顿时变得古怪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方才还一副要跟他打起来的样子,现在又为他说好话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玉子京笑笑,“这不一样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怎么不一样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是为你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哦?我倒想听听,你这么帮他说话,怎么就是为我好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玉子京并没有回答他,反是有些可惜地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昙华,从前你可是最舍不得他伤心难过的了,如今怎么连哄都不愿意哄哄人家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什么鬼?”

        玉子京问道:“你想知道你的前尘过往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要说就说,少在这儿故弄玄虚。”江礼对玉子京向来没什么耐心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可是这些东西,并非三言两语就能说清楚的。再者,有些事情,光听人说也没用,你得亲自看、亲自去体会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绕了半天,你就是想吊着我是吧。”虽是问句,但江礼的语气已经十分笃定。

        玉子京摇摇头,轻轻笑道:“不是想吊着你,是时候未到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打了半天的弯弯绕绕,就是不肯说了呗。

        江礼冷嗤一声,懒得再理他,提步便往院外走去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是疯了才跟玉子京在这儿掰扯,这好半天时间,他都能从这儿走到饭堂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简直浪费时间!

        玉子京丝毫不觉气恼,甚至跟着他走出了院子。

        见他满脸烦躁,玉子京竟还不怕死的继方才的话题接着说:“虽然我不能告诉你曾经的事,但我可以用我的神格保证,方才我说的话都是真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只猫虽然凶是凶点,但毕竟是猫嘛,内心敏感得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江礼斜眼瞥他,语气冷漠地纠正:“他是虎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不重要,反正我见他挺愿意在你面前当病猫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江礼忽然顿住脚步,面色冰冷地瞪他,“你说谁是病猫?”

        玉子京赶紧改口,“不是病猫不是病猫,是悍虎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江礼又道:“你说谁悍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玉子京无言片刻,撇撇嘴道:“得了,他不是病猫也不是悍虎,他是你的小宝贝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他是我徒弟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徒弟?”玉子京将这两个字单独拎出来念了一遍,不由好笑,“昙华啊,你以为,他一个身份显贵的妖界君王,为何愿意给你这连灵气都无法凝聚的废材做徒弟?你当真没有想过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兴许是过腻了君王的好日子,想来做做平民体验生活。”江礼嘴硬着编了个他自己都觉得离谱的理由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倒是会自欺欺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不然呢?难道要我在什么都不知道的情况下胡乱猜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他冷哼一声,以十分凌厉的目光盯着玉子京,接着道:“再者说,就算我的前世确实是你们的旧识,那如今我也已经转世投胎,早就不是从前那个人了。我不想做替身,也不想替你们那个旧识收拾烂摊子,不行吗?我不能有自己的想法,不能拒绝他的爱慕之情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只是拒绝了他的求爱,在我心中他仍还是最看重的徒弟,我不接受他的爱慕不为此去哄他就是错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江礼这一番话,说得玉子京当即哑了口。

        因为他是抱着和昔日故交的心态来跟江礼说那些话的,所以他觉得江礼应该善待白肃,可若是站在江礼那个位置来看待这件事,就会发现,江礼其实也没有做错什么。

        白肃所做的那些,都是为了昙华,可眼前这个人,早就不是原来的昙华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是江礼,是一个早就忘尽前尘、以一个全新的身份活了二十多年的新个体。

        是他跟白肃非要将昙华这个身份强行安在江礼身上的,但要论对错,却说不出谁对谁错。他们都是对的,只是角度不同罢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可若有朝一日,江礼想起前尘往事了呢?

        玉子京一时间,竟也陷入了迷茫。

        江礼此时也是心烦意乱,没心情去搭理他,见他愣住了,便就等他愣着,自己先一步走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但原本打算去饭堂吃饭的他,却没走到饭堂去,而是拐了个弯,去了彩云泉。

        彩云泉表面是一处赏心悦目的景观,泉底却是一个冰窖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想,掌门一直没有给灵芝办丧事,定是会先将她的尸身放在冰窖里,避免尸身腐坏。

        他要想找证据,还得先从霍灵芝的尸体上下手。

        当然,江礼也确实没有猜错,霍灵芝确实被放在这冰窖里的,但见到她时,却是叫他大吃一惊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灵芝?”



(本章未完,请翻页)

最新小说: 星际神偷她来了! 臣服 凡人:满级悟性,镇压韩天尊! 我是伪君子 穿成后娘不洗白,七个崽她不伺候 被心魔附身后 魔神和妖怪们演戏斗法 穿书:心机霸总狂蹭我幸运值 教我攻略的是我男主 最穷村长,全村众筹给我盖别墅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