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笔趣阁 > 网游小说 > 她哭了,我心动到娶了她 > 第七十二章 我们的婚后生活

第七十二章 我们的婚后生活

第(1/2)页

(正文完)

        “嘶。”祁舒笺的眉头皱了起来,既不好意思又想求安慰:“好像崴脚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陆沂青扶着祁舒笺的手臂,低头看向祁舒笺的脚,语气担忧起来:“严重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祁舒笺站直了身子,试探着往前走了几步,只是带着些微的疼痛而已,她摇了摇头:“不严重,有一点点疼而已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陆沂青看着她,半蹲下来,皱着眉头,声音要比平时温柔许多,但却还带着些微的严肃:“真的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似乎不怎么相信祁舒笺的话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真的啦——”祁舒笺再次点头,再次动了动脚上的鞋子:“我穿的又不是高跟鞋,而且这鞋子又这么贵,没关系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她弯下腰来拍了拍陆沂青的肩膀:“真的没事,你快起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陆沂青站起了身子,还是伸手扶住了祁舒笺,她看向祁舒笺脚上的鞋子:“那你下次可以再买贵一点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噗哈哈哈,沂青,你怎么像个推销的。”祁舒笺笑了两声,她指了指掉在不远处的平安符,她对陆沂青道:“沂青,去捡一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陆沂青应了两声,往前走了几步,将平安符捡了回来,又回到了祁舒笺的身边,吹了吹平安符身上的灰尘,放在了自己的口袋里。

        她将自己的那枚从口袋里拿了出来递给祁舒笺。

        祁舒笺愣了一下又笑了开来,她没伸手接:“我这回会好好的保存的了,你把刚刚那个给我吧。陆沂青没应,她直接将平安符塞进了祁舒笺的口袋里,伸手挽住了祁舒笺的手臂。

        祁舒笺笑意盈盈的:“那好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还好这个山本来就不太高,祁舒笺崴脚的地方离山脚也很近了,不一会儿就到了山脚。

        陆沂青还是担心祁舒笺的脚,没有让她开车,自己开车带她回了两人的家里。

        祁舒笺还有点疑惑:“怎么回家了?不住爸妈家了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陆沂青打了方向盘:“不方便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祁舒笺没有多想,顺口道:“有什么不方便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反应过来后,她愣了一下又笑道:“你要和我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陆沂青: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是这个。”陆沂青紧抿着下唇,清秀的脸透着一点红,她想了想还是道:“在爸妈家又不是没有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怎么说的好像我不愿意似的?

        她刚一说完,白皙的脸上就透着一点红,她真的是被祁舒笺带坏了,天天在这种事上琢磨许久。

        祁舒笺盯着她泛红的耳垂看,眨巴了两下眼睛:“有是有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她顿了一下,声音低了一点:“可是说好的一周三次的,在爸妈家就,就……”一次。

        陆沂青斥她:“祁舒笺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嗯?”祁舒笺笑呵呵的,她继续调侃:“那我也没说错嘛,能补回来吗?今天才初七,离十五还有远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她想了想:“我们勤快一点可以补回来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陆沂青:“你闭嘴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好啦好啦——”祁舒笺打了个哈欠应了一声,她歪头看了一眼陆沂青,陆沂青已是又羞又无奈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到家的时候,陆沂青扶着祁舒笺坐到了沙发上,她走到了卧室里从柜子里拿了药箱。

        祁舒笺一见她拿着这个,脸上便带着些许的不好意思:“没必要吧,就崴了一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陆沂青走了过来,弯腰蹲下来似乎就要给祁舒笺上药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祁舒笺实在是不好意思,她没觉得疼到需要道这种地步,她急忙将脚放在了沙发上,望着陆沂青不太赞同的眼神,她拍了拍旁边的沙发上:“你坐在这里给我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她话音刚落就反应过来了话里的漏洞,急忙又补充道:“坐在这里给我上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陆沂青整个心神都放在给祁舒笺上药的事情上,一时间还真没有想那么多,她坐在了祁舒笺的旁边,将祁舒笺的脚放在自己的腿上。

        祁舒笺见陆沂青的眉头松了许多,她动了动脚丫子,向她道:“放心了吧,真的没什么事情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陆沂青一下子制住她的动作,还是不怎么放心似的轻轻地揉了揉祁舒笺的脚,给她上了云南白药。

        祁舒笺安静了下来,盯着陆沂青的脸看,她又动了动自己的白嫩脚丫:“沂青,难不成你喜欢这个?”

        陆沂青: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她将祁舒笺的脚从自己的身上放下去,手上将药箱合了起来,刚要站起身将药箱放回原位,祁舒笺就已经拦腰抱过来了,手上稍微一用力就把她按在了沙发上。

        陆沂青懵了一下:“干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祁舒笺朝她笑了一下,略带急切的吻铺面而来,牙齿轻轻的啃咬着陆沂青的薄唇,时不时逗弄她几下。

        陆沂青周围的氧气似乎变得稀薄起来,她几乎喘不上气来,医药箱掉落在地的声音让她清醒了一些,急忙闭紧了牙关,不再让祁舒笺得逞。

        她按着祁舒笺的臂膀,见祁舒笺投来不解的目光,她皱着眉头,不赞同道:“你都这样了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又没事嘛。”祁舒笺又低头去吻她却被她轻巧的躲过,陆沂青的声音低低的:“没洗澡,我不想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祁舒笺怔住了,她从陆沂青身上起来,脸上有些发白,她是第一次听到陆沂青在这方面拒绝她,她开始反省自己是不是太过分了些?

        陆沂青整了整被祁舒笺弄乱的衣服,她看了一眼不太高兴的祁舒笺,还是凑了过去轻轻的亲了亲祁舒笺的嘴角,以示安慰。

        祁舒笺很快就恢复了情绪,又朝着她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晚饭的时候,陆沂青给陆芬打了电话说自己和祁舒笺已经回家的事情来,行李等过几天再去拿,陆芬也没多说什么,又交代了两句就挂了电话。

        祁舒笺崴了脚,虽没多大事情,陆沂青也没让她干一点事情,刚吃完饭就让她去洗澡休息了。

        陆沂青洗澡的时候多洗了一会儿,想着祁舒笺的神情,她还特意换了睡衣,出浴室的时候,她看了一眼全身镜,观感还不错。

        她轻呼了一口气推开了浴室的门。

        祁舒笺并没有向以往一样看过来,她……睡着了。

        陆沂青挑了挑眉毛,其实也该想到的,又是爬山又是崴脚的,祁舒笺确实是也该累了,她掀了被子钻了进去,亲了一下她的脸颊也睡了过去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一夜祁舒笺睡的并不安稳,不一会儿就额头上就冒出了大颗大颗的汗水,陆沂青一向睡眠浅,她很快就发现了祁舒笺的不对劲儿,轻轻的推了推祁舒笺:“笺笺——”

        祁舒笺一下子清醒了过来,耳边是陆沂青轻柔的声音:“笺笺,你是做噩梦了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嘶——”祁舒笺摇了摇头,难受的皱起眉头,她道:“沂青……我脚疼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脚疼?”陆沂青急忙开了灯,祁舒笺的脸上满是汗水,还带着一点苍白,陆沂青吓了一跳:“笺笺,你怎么回事啊?”

        语气里已然带上了些许的哭腔。

        陆沂青急忙去看祁舒笺的脚,不同于上药时的白白净净,一点擦痕都没有的样子,这会儿已经红肿了许多,她道:“祁舒笺,我们去医院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祁舒笺点了点头,连忙换上了衣服,准备开车去医院。

        出门的时候,祁舒笺看向陆沂青,陆沂青的眸子里带着浓浓的自责,下唇绷的紧紧的。

        一向穿的正正经经,妥妥帖帖的陆沂青,这回穿的衬衣却过于长了些,从外套里伸了出来,并不妥帖。

        祁舒笺突然觉得眼睛有些发红,并不是疼的,只是感动而已。

        陆沂青真的是太好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她扯出一个微笑:“沂青,没刚刚那么疼了,你别担心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祁舒笺,我……”陆沂青叹了一口气,语气自责又后悔:“我怎么能不担心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下午我就该带你去医院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下午真的没事的。”祁舒笺也看向自己的脚,她都不知道怎么崴了下脚会这么疼,以前穿高跟鞋时候又不是没有过。

        霎时间,她想到了什么,她记得上次车祸的时候好像就是脚上的伤比较严重,该不会是……伤到旧伤了吧?

        祁舒笺余光看了一眼陆沂青,陆沂青她还不知道这件事呢。

        陆沂青带着祁舒笺挂了急诊,许是才初八,急诊科的人并不多,医生看了两眼问了问题,便交代着去拍片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片子一出来,医生便向两人道:“轻微骨裂,看片子应该是旧伤复发导致的疼痛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骨裂?旧伤复发?”陆沂青看向祁舒笺,眼睛立马红了一圈,眸子里水光潋滟的。

        祁舒笺:“……”还真的是这样啊。

        祁舒笺想了想将车祸的事情简单的说了一下,她皱着眉头,急忙保证道:“那次真的不严重的,而且都好几年前了,我也不知道会留下旧伤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陆沂青的手紧紧的握着那张片子,怪不得祁舒笺当时都没怎么联系过自己。

        原来,原来竟是这样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她的心似乎被无数细细密密的针扎了过来,又痛又难过。

        她想起自己想让祁舒笺运动的事情来,陆沂青的脸倏的变得惨白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医生看出了她的不对劲儿,推了推眼镜,解释道:“从片子上来看,只是轻微的而已,不用太担心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祁舒笺也转头去看陆沂青,担忧的喊了她一声:“沂青……医生都说了没事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嗯。”陆沂青吸了吸鼻子。

        医生安排祁舒笺打了石膏,幸好祁舒笺的伤势并不严重,也并不怎么需要住院,在家卧床休息两周左右就可以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回到家后,陆沂青的眼睛还是红红的,眸子里染上了几分水光,祁舒笺一看便别开头去:“沂青,没事了,不要担心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她的心脏怦怦直跳起来,脸上红红的。

        陆沂青看向只给自己看一个后脑勺的祁舒笺,她想了想才想通关键,她斥她:“祁舒笺,你混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她的眼泪倏的就流了下来,彻底转过头去不在看她。

        你都这样了,还想些乱七八糟的。

        我都这么自责了,这么伤心了,你还……

        祁舒笺被陆沂青骂的一愣,她立即转过头来望向陆沂青,她看到了陆沂青脸上的泪珠,心里一下子紧绷起来,她伸了伸勾了勾陆沂青的衣服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对不起嘛——”

        陆沂青深深的呼了一口气,她摇了摇头,看了一眼窗外几乎已经大亮的风景,她走了过去将窗帘拉上了。

        陆沂青转过头来问她:“你是不是很想?”

        祁舒笺眼神有些闪躲:“也没有啦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她压低了声音,不好意思道:“有一点点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陆沂青看了一眼祁舒笺打着石膏的脚,艰难道:“不行,你还在受伤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么多方式呢。”祁舒笺小声嘟囔了一句,没敢大声说出来,她继续看着陆沂青的眸子:“那你能不能动给我看?”

        陆沂青: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祁舒笺动了动自己的脚,向她道:“我玩笑的啦。我怕自己憋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她又可怜巴巴的看向陆沂青:“你以后是不是不带我去户外玩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陆沂青应了一声:“在家里玩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玩什么?”祁舒笺兴致缺缺,她又不是个瓷器,哪就那么容易就摔坏了。

        陆沂青神情正正经经的,吐字却愈发的艰难,她道:“在床上玩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啊?”祁舒笺不可置信的瞪大了眼睛,反应过来后又立即笑了起来,将旁边的枕头拿了过来盖在自己的脸上,出口是压抑不住的喜悦:“好的呀。就在家里玩,论文里有很多方法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陆沂青: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接下里的一周,祁舒笺安心的在家里养病,陆沂青也在家里陪着她,几乎都没怎么出过门。

    

(本章未完,请翻页)

最新小说: 韩若莫子聪 [名侦探柯南]Adore 合着就我科技侧 偷偷恋爱吧 从漫威开始的超级浮空城 从漫威开始的灯神 (穿书)你的鬼畜订单配送中 深*******控 穿越王妃很爱玩唐琰琰宫泽 人鱼的礼物